生物質顆粒機

我國是标準的農业大國,每年要産生共計一萬億千克的生物質,其中由有七千億千克的農业稭稈和3千億千克的林木廢材組成,这些廢棄物的處理方法不是被廢棄就是燃燒,前者造成環境污染,浪费大量土地堆積無用,而後者則更嚴重,如此龐大的數量经過燃燒後對于地球的氣候造成了巨大的影響。濃濃的黑煙令城市蒙上了一層灰紗:霧霾,不僅造成可視範圍縮小,還對人體有害,目前世界各地的城市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这一侵害。

科学家認为这兩個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这廢棄的生物質上。如果能利用相關技術和設備就将廢棄的生物質轉化成新型能源,即可解決環境污染問題,又可緩解能源消耗問題,可謂兩全其美。

生物質顆粒機生産廠家

青島規模最大的生物質發電項目投用後“威力”凸顯

“吃”進21萬噸稭稈,發電1.5億千瓦時

倉庫中連片堆積的稭稈,倉庫外碼放整齊的果樹木和分類堆放的花生皮、木屑等廢棄物……在位于萊西市望城街道的倉庫區域,这些在農民眼中地道的 “廢棄物”“垃圾”,卻是企业發電的“綠色能源”。去年下半年,公司消耗農林廢棄物21萬噸,利用農业廢棄物發電1.5億千瓦時,供電1.38億千瓦時,實現利潤1051萬元,間接增加農民收入8000萬元。

行走在項目廠區,空氣清新、廠房潔淨。進入廠區集控室,記者看到,前期加工好的稭稈、果樹木等原料通過輸料系統進入生物質鍋爐燃燒,经熱动能轉換進行發電。技術人員告訴記者,这些農业廢棄物燃燒産生的煙氣经除塵脫硝等設備處理後,完全达到國家排放标準,産出的草木灰,可用于農田作为有機肥料,循環利用,改善土壤。記者發現,整個發電全程由集控室控制,全程智能化。

作为以農林廢棄物为主要發電原材料的企业,自然受到了周邊以農业为主居民的 “追捧”。稭稈每噸180到240元、樹枝每噸200到320元……这些農民平日里苦于無法處理、丢棄在田間街旁的稭稈 “廢物”,如今卻變成了“明碼标价、三天内打款”的“香饽饽”。

記者在廠區采訪時,就看到從平度来送原材料的一批車輛。公司燃料部经理董興衛告訴記者,從青島地區到周邊地市,每天都有到公司送材料的車輛,其中,既有收攏了各村莊稭稈等材料的经紀人,也有每天自己撿稭稈、葦草等送上門的夫妻 “散戶”。“平均下来,每人年收入能达到三萬餘元。”董興衛說。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今年,該公司将把效益進一步“下放”給萊西當地的農民。“我們将在萊西市各鎮街設置专門收購點,方便農民来賣稭稈。不僅如此,我們還将在每個鎮街建立加工廠,在當地實現原材料的粗加工,讓農民通過加工再增加一塊收入。”董興衛向記者介紹,以稭稈为例,農民如果送到公司的是未加工的長稭稈,那麼收購价格是每噸180元,但如果按要求加工好稭稈,每噸价格可达到240元。

“吃進廢料、吐出電能”,項目将徹底解決萊西農村稭稈處理難、存放難問題。同時,生物質發電排放的二氧化碳與生物生長時吸收的二氧化碳可达到碳平衡,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不會對大氣環境造成影響。

顆粒機生産廠家
德恩顆粒機廠家

就地取材 變廢为寶 陽信農村取暖用上生物質燃料

計劃完成生物質取暖改造試點1.5萬戶

1月23日,剛剛下過雪的陽信縣,室外溫度降至零下10多度。而走進該縣水落坡鎮窪里趙村村民趙增福家,整個房屋都像是充滿熱氣,甚是暖和。“今冬多虧了这個家夥什,既暖和又省事,關鍵是安全環保。”今年63歲的趙增福指着身旁生火的爐竈介紹道:“这是生物質節能爐,與普通燃炭爐子不同的是,它“吃”的是用樹枝制成的生物質燃料。”

筆者看到,在生物質節能爐的左端是進料倉,一次性裝滿大概需要10公斤生物質燃料,在爐子生火時自动進料,燃燒時長可持續8小時。“这樣一来,可算解放了我們老百姓,省去了早起生火、经常添炭的麻煩,晚上也可以睡個安穩暖和覺,還避免了一氧化碳中毒的風險。”據趙增福估算,一日消耗燃料20多公斤,一個取暖季,差不多要用2噸燃料,大概需花费2000元錢,并不比往年燒煤多花錢。

據了解,自去年8月份,陽信啟动實施生物質清潔取暖試點工作,采取先行先試的原則,确定在水落坡、溫店兩個鎮進行試點,截至目前,水落坡鎮窪里趙、劉古良村完成257戶,基本實現生物質顆粒供暖整村覆蓋。就地取材,是陽信縣大力發展生物質清潔取暖的基礎與關鍵。

陽信是中國鴨梨之鄉,僅鴨梨種植面積就达10萬畝。“每噸收購价是310元,每畝地可增收近百元”,梨農呂愛彬說道,往年他家的8畝梨樹剪下的樹枝都扔在地頭,或是幹脆燒掉,現在好了,这些個沒用的東西現在可以賣錢了。與此同時,陽信又是全國畜牧百強縣,是優良畜種魯西黃牛、渤海黑牛的主産區,全縣存欄肉牛27萬頭。目前,山東省陽信,正積極建設畜禽糞污成型燃料生産線,将牛糞變廢为寶,同樣制成生物質燃料。而作为試點鄉鎮的水落坡鎮,是全國聞名的中國古典家具文化産业基地,在生産加工過程中産生的廢棄木質资源可直接用作原材料。

全縣梨園剪枝年可供原料5萬噸,耕地年産稭稈80萬噸,木器加工企业每年可供應鋸末10萬噸,肉牛養殖每年可産生牛糞100餘萬噸。由此,該縣在穩步推進“煤改氣”“煤改電”的基礎上,規劃實施了木質顆粒燃料、畜禽糞污顆粒燃料专用爐具供暖,生物質熱電聯産集中供暖“三種模式”,規劃打造了縣域東、中、西“三大闆塊”。

具體包括:中部闆塊,在縣经濟開發區建立由政府投资的利民生物質能技術有限公司,打造全縣生物質取暖改造綜合平台和生産基地,建設木質顆粒成型燃料、畜禽糞污成型燃料兩大生産線;東部闆塊,以水落坡古典家具産业廢棄木質资源为依托,建設木質顆粒成型燃料生産線;西部闆塊,主要以金緣生物科技公司为依托,發展生物質能源熱電聯産餘熱资源集中供暖,同時利用農作物稭稈、畜禽糞污等農业廢棄物,推行成型顆粒燃料供暖模式。

據估算,該縣生物質燃料年可替代煤炭18萬噸,熱電聯産可替代煤炭30萬噸,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26萬噸。今年,陽信縣計劃完成生物質取暖改造試點1.5萬戶,推动金緣生物熱電聯産集中供熱工程,替代散煤2.5萬噸。

《英國日報》中提出,目前地球不可再生能源的剩餘情況分别是石油可供開采35年,天然氣可供開采65年,煤炭可供開采155年,也就說最多200年内,地球的能源就将耗盡,好在我國已研制出利用生物質轉化能源的辦法,作为一個農业大國,原是大量廢棄物竟從此變廢为寶成为新型能源的原材料,同時城市霧霾問題也會随着生物質燃燒變少而逐漸改善。